武汉的一些小学设立了“期待归来”,晚接的孩子们也有一个温暖的窝

极目新闻记者 狄鑫 张屏 张裕 王媛

通讯员 舒晓庆 王雯婷 蔡旎 杨玲 陈晓霞 虢碧莹

家人有事晚到,孩子们就得在学校多待一会儿。寒冬将至,极目新闻记者从武汉多所小学了解到,人性化的“盼归处”已运行一段时间。它们一般都位于学校校门附近,有的配备还很豪华,等待家长的孩子们可以看优秀电影、读书、写作业,每天都有值班老师陪伴他们。

有学校建起爱的小木屋

12月16日晚6点,武汉市光谷第一小学校门旁的“盼归处”里,还有约20名学生在等家长来接。

一间漂亮的小木屋,明亮的灯光,配有落地窗、书桌椅,书柜里摆着几百本书,墙上还挂着一体机。在这里等候的小朋友并不无聊,他们有的看书,有的写作业,有的在一体机上涂鸦。

武汉市光谷第一小学的孩子们在“盼归处”等待家长

本学期以前,这里也有个“盼归处”,但它是露天的。经过改造,晚归小学生有了更温馨的“窝”。学生进“盼归处”需登记班级、姓名,家长晚到了,也习惯到“盼归处”找娃。

光谷一小学生成长中心副主任王昕说,每晚“盼归处”会接纳约40个孩子,但他们一般会在6点40前被接走,“他们的家长一般是临时有事来晚了,也有些因为要管二胎宝宝,需要错峰接送,长期晚归的孩子很少。”

孩子们在小木屋看书活动

对不少晚归的学生来说,学校门房也是温暖的“避风港”,武昌区新河街小学门房的保安和学校的保洁阿姨,就给晚归娃小宇(化名)当起了“临时家长”。第一次见到小宇托管结束后,还在校门口逗留,桂城斌和杨炳林两位保安师傅便主动把小宇接到了门房。一次,两次,此后便成了常态,杨炳林告诉记者:“刚开始以为只是偶尔父母来得晚,结果没想到小宇在学校门房待到8点是经常的事情。”

小宇在门卫室安静看书

班主任罗秋实告诉记者,小宇的父亲工作地点远在江夏区,母亲每天下班也很晚,家里还有一个姐姐上高三,小宇经常早上第一个到学校,晚上最后一个走,最晚的一次,小宇在门房待到快晚上九点。

晚上滞留在门房的小宇一点也不孤单,保安师傅们做了晚饭还会叫上小宇一块吃。班主任罗秋实说:“学校知道小宇的情况后,每天晚上都会让厨房给小宇留一份晚饭,解决他的吃饭问题。”

虽然每天来得早,走得晚,但是小宇十分喜欢看书,班主任罗秋实说;“学校图书角的书他都看得差不多了,涉猎范围非常广,时间从来没有被他浪费。”

专人守候,晚归孩子活动多

“老师再见”“再见,路上注意安全哦!”15日晚6点,武汉市硚口区崇仁寄宿学校的校园里,只有一年级(2)班的教室里灯火通明,十几个晚归的孩子在老师的照看下安静看书,不时有匆匆赶来的家长从老师手里接过孩子,一起开开心心地踏上放学路。

张雅倩(右一)和吕笠(左二)检查晚归学生作业完成情况

“在这里,我一方面看管高年级学生完成作业,同时关注低年级同学的情绪,及时做好沟通疏导。若天气好,我们还会带着孩子去操场动起来。”负责校啦啦操社团的体育老师张雅倩告诉记者,学校准备了足球、跳绳、毽子等运动器材供孩子们挑选。完成了课业但家长还未赶到的学生,会被她组织到操场玩游戏、参与体育锻炼,接受运动技巧的指导。“我们今天玩了‘钻山洞’的游戏,我还学会了踢毽子,一次能踢3个了。”三年级学生程谦昂兴奋地说道。

晚归的孩子在操场活动

“本学期,学校安排了五位体育老师在每天的课后延时服务结束后,轮流值守‘晚晚托’,从而解决家长接娃时面临的实际困难。”崇仁寄宿学校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安排体育老师轮值,是为了更好的指导体育活动开展,既锻炼了学生的身体、保护了学生视力,也培养了他们的兴趣爱好。

有的学校让孩子们“动起来”,有的学校则安排学生“静下来”。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沌口小学设置了3间智慧数字化书法教室。每天下午五点半到七点,课后服务结束后,家长如果因事晚到,孩子们放学后可以在书法教室内练习书法。

沌口小学晚归的学生在练习书法

据沌口小学相关负责人介绍,学校安排了两名书法教师在教室里值班,带着孩子们学习楷书、篆书、隶书、行书等。“学生可以按照个人喜好选择‘书体’。”该校书法课教师周红说,不同于社团课程,此时间段内的书法课着重为学生传授书法技能,学生可以使用电子书法临摹出自己喜欢的书法佳作。

学生在陶瓷上进行书法创作

为了增强学生学习书法的兴趣,书法教师还把陶瓷带到教室里,让学生在陶瓷上进行书法创作。“原来陶瓷上还可以写书法。”该校六年级(1)班的学生崔馨予告诉记者,在学校接触了这种创意书法后,对学习书法的兴趣更浓厚了。以前放学独自回到家,一个人宅在家里写完作业,只能无聊苦等着爸爸妈妈回来,现在在学校能够边等待爸爸妈妈接送,边学习一种新技能,内心很充实。

“迟到”的父母被孩子当作榜样

“在这里挺好的,有老师陪伴,还有保安伯伯关心我们饿不饿,给我们拿水果吃。”程谦宇和程谦昂是一对亲姐弟,也是崇仁寄宿学校“晚归点”里留到最晚的孩子之一,经常留到晚上七八点。姐弟俩的妈妈是武汉市同济医院血液科的医生,经常要处理突发性工作,爸爸程明军在一家外资企业上班,出差三到五天是常有的事。

由于父母工作的特殊性,程谦宇和程谦昂两姐弟从小就表现得非常独立。一年级开始,程谦昂每天放学后会主动帮班级打扫卫生,摆放桌椅、清理粉笔槽里的粉末,每个角落都不落下。“受妈妈工作影响,我们平时很注重卫生管理,如果回家比较晚,就会主动承担一些劳动,为班级做贡献。回家还会帮父母洗碗、拖地。”程谦昂说。

程谦宇、程谦昂和爸爸妈妈踏上回家路

虽然父母工作忙,但懂事的姐弟俩从没抱怨过,反而把努力工作的爸妈当成了偶像。“看到妈妈穿白大褂在医院忙碌的背影,我们觉得她特别高大,是白衣天使的样子。”弟弟程谦昂说,疫情期间,妈妈一直在前线奔忙,他知道妈妈是在努力治病救人,并且为妈妈是一名医生而感到骄傲,也就“原谅”了她在姐弟俩放学时迟到。

上六年级的姐姐有一个当主持人的梦想,同样也是受妈妈的影响,“妈妈上课、做汇报时特别优雅从容,希望我长大了也能像妈妈那样优秀。”程谦宇说。

“学校为晚归的孩子提供了学习和体育运动的场地,既缓解了我们家长的时间冲突问题,又能让孩子足够安全。这一点我们家是获益是最多的,真的非常感谢学校。”姐弟俩的爸爸程明军说。

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“极目新闻”客户端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,欢迎提供新闻线索,一经采纳即付报酬。24小时报料热线027-86777777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