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里发生了什么

小学时的那些事儿

文图/王永港 编辑/王永港

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时候开始上的一年级吗?你在小学时发生的那些趣事儿还记得吗?反正我是记得清清楚楚!

九岁那年,在一个秋风微凉的清晨,我跟村子里其他小朋友排成一排,站在学校旗杆下,看老师在升国旗。我们仰着头,右手举过头顶,庄严肃穆地看鲜艳的五星红旗一点一点爬上旗杆。初升的太阳照耀在红旗上,倾洒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,脸上,让我们都显得异常兴奋。因为从那一刻起,我们正式进入一年级,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小学生了。

教我们的老师也是村子里唯一的小学老师,是我的二大爷。二大爷喜欢着中山装,上衣兜里永远别着一支钢笔,头发永远梳的整齐光亮,并且总是一脸严肃,走起路来铿锵有力。

那时候,因为条件有限,我们是一二年级在一个教室里同时上课。一年级上课的时候,二年级自习,二年级上课的时候,一年级自习。教室也是那种老式的土坯草房,课桌是长桌,凳子是长条凳,两个学生共用一张课桌一条长凳。由于年久失修,很多课桌都摇摇晃晃,板凳更是缺胳膊少腿的。二大爷也是经常修理,但仍旧是经常坏。有聪明的学生,会在墙上挖一个跟板凳腿般高的洞,把缺腿的那一头搭在墙洞里,凑合着用。靠马路的那面墙原先是没有窗户的,后来二大爷请人砸开,修了两个窗户,窗户不是推拉的,是用木棍撑起来的,没有玻璃,二大爷从家里拿来两块木板钉起来,代替玻璃。然而,因为刮风下雨时关不严实,经常漏风漏雨。

上下课是用敲钟的。听父亲讲,学校的那个钟原先是生产队里的,生产队解散后一直闲置,后来村里成立了小学,就借给二大爷当铃声了。

尽管条件艰苦,二大爷仍然认真地教我们识字。我到现在还清晰记得二大爷教我们的第一个字就是人。二大爷工工整整的在黑板上写下这个人字,认真的对我们说,别看这个人字只有一撇一捺,但要想写好却不容易。写的时候,一定要正,一定要直,不要写的歪歪斜斜,就像我们做人,一定要走的正,行的直。

二大爷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,对我们任何一个学生,不偏不倚,一视同仁。

二大爷不但教语文,还教数学,音乐,美术。我常常怀疑,那时候的老师,是不是全才,什么都会,什么都能教。

二大爷喜欢拉二胡,没事的时候,坐在办公室里,拨弄拨弄二胡,调调弦,用粉笔头,夹在两根弦中间,翘起二郎腿,左手拿二胡,右手拉弦。先是调试几下,接着正式开始。二大爷边拉二胡边哼着小调,拉到动情处,眯着双眼,摇头晃脑起来,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忘我的自己的世界里。

常常怀念那时候的时光,我们跟着二大爷,学知识,学做人,学一切可以学的东西。

记得二大爷教我们的第一首诗: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,亭台六七座,八九十只花。那种唯美而又自然的乡村风景,时至今日,仍旧常常映现在脑海里。

还有笠翁对韵:天对地,风对雨,大陆对长空。山花对海树,赤日对苍穹。雷隐隐,雾蒙蒙,日下对天中。风高秋月白,雨霁晚霞红……二大爷那铿锵有力的声音,至今回响在耳际。

因为条件限制,我们在村子里上到二年级,三年级就只能到三里开外的邻村小学了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听过二大爷的课了!

作者:王永港,80后,日照莒县碁山镇人,居单州,一个有灵魂的劳动者,一个为爱而生的人!

一点号潇潇细雨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,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