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市各小学即将开学,那小饭桌怎么办?

4月27日(下周一),西安市各小学四五六年级将开学复课。结合疫情防控,有的地方暂缓开放“小饭桌”,父母要上班,孩子要上学,西安的小饭桌这一刚需到底能不能恢复营业,达到什么条件可自行恢复?这成了家长最为关注的事情。

现状:有小饭桌已正常营业

4月23日中午1点30分左右,西工大附中附近白庙路上一小区内走出成群结队身着校服的学生,这是学生下午上学的时间,而走出的大部分都是在小饭桌午托的学生,小区内不少单元一层二层玻璃上都写着“××托管”字样,据学生们说,小区里托管班大都开始营业了。

同样是放学时间,在西安市铁塔寺街,这里有西安市第一中学、益新中学、环城西路小学等,在一栋商住楼内,几乎每层都有托管班,4月23日下午,不断有学生返回,一名初一男生说,这栋楼里大多数托管班都营业了,开学这几天每天下午都会来托管班吃饭自习。

与有托管班恢复营业不同,有的托管班暂不接收学生,变成仅做饭给学生送。4月22日下午5点多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市北大街附近,在西七路附近遍布不少托管班。一家托管班正在厨房内忙碌的一位师傅表示,托管班还没正式开始经营,他们之前也只接待午托,现在之前的学生暂时不来了。“我们做好饭送到学校门口,一份15元,一天中午大约送40份左右,都是炒菜米饭。”记者联系了附近另外几家托管班,有经营者表示,最近还没营业,还在等待中。

一名刚放学的初一女生告诉华商报记者,上学期她下午会在托管班吃饭做作业,疫情后父母说让她先克服困难,“我妈说托管班人太多了,让我自己走回去,在家做作业,她下班再做饭或者每天给我带饭回去。”

在高新区南窑头社区及旁边的绿港花园小区,因距离高新第二学校和14中较近,这里同样托管班云集。记者随意去了几家都是没人的状态,在高新一小、高新一中附近的银河公寓,记者说要去小区里的托管班咨询,保安直接告知所有托管班都没有开门也没人。而在附近的一栋商业大厦里,同一层的两个连锁型托管机构,玻璃门紧锁,连个值班人员都没有。

走访中,雁塔区一小区广告栏里有人贴出了托管班转让的告示,记者打电话过去,对方表示,“疫情前本就有点想转让,多多少少受了一些疫情影响,现在学校都没有复课,也没不知道啥时候能开业,实在等不及就想着把托管班转让了,先去找别的事做。”

经营者:跟风营业了有的还在观望

在白庙路一小区开小饭桌的一位经营者表示,初三开学后有的托管班就恢复了,自己也就买了酒精、84等防疫物资,“网上花200多元买了一个测温枪,中午有学生来给他们测温,进门用肥皂洗三遍手。”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营者表示,经营小饭桌快20年了。“开学前本来不想继续营业,等疫情过去了再说,可是老生家长打电话,说不开孩子没地去,再看看小区里其他小饭桌也都营业了,这才继续营业。每天就四五个学生,都是初一初二年级的,比上学期人少多了。”

另一名经营者说,从4月20日恢复营业到现在一切正常,“学生返校要交14天的体温监测表,也让给我这交了一份。”这名经营者说,她购买了口罩、消毒用品等防疫物资。每天中午初一初二年级12点一过就来了,初三生到12点15分才到,吃完饭马上睡觉,到下午1点30分就又得返校,时间很短,孩子们离开后她再消毒一遍才回家。“办托管班大多要租房,一个月房租3000多元,疫情期间房租没少,开学后有的老生没再来,一天也就十来个人,能比以前少一半,勉强能分担一点房租,不复工生活都困难。”

专门收小学高年级、开办了七八年托管班的赵老师说,小学要开学了,他最近一直在忙碌着给自己的托管班消毒通风。“专门去问了辖区食药监所,没有明确回复,既没有说能开,也没有说不能开。”这让他很为难,上学期托管了20多个孩子,这学期就四五个明确要继续,“有父母身边没有老人,没有时间一放学就接走孩子,不开没办法。”他准备开学后先运转起来,如果行政主管部门说不行,他立刻关掉。“实在不行,就先不做饭,自习教室有六个,让娃一人待一个教室。”

采访中还有不少经营者表示,到底能不能开门不知道,也没人通知能开门。恢复经营小饭桌的齐女士说,她咨询了食药监所,对方让她像学校一样设立隔离区等措施,这一点实在有点难办。实际经营了一周,她每天都会消毒,餐桌上加了隔板,以前吃饭用餐盘,现在改用一次性饭盒。因为开在小区里,现在每天会去小区外面接孩子,害怕业主投诉有外来人员进小区。

家长:想办法先克服困难

一位三年级孩子家长说,女儿就读高新一小,学校管早午两餐,因为工作的原因,女儿从二年级开始,由托管班接放学,在托管班吃完饭做完作业,大约晚上八点前她会从托管班接孩子回家。

“疫情期间上网课我还能陪她,复工后娃上网课,白天都是一个人在家,还好上班离家近,能抽空回去看看。”这位妈妈说,小学低年级开学时间还没有定下来,她计划孩子继续上托管班,但托管班能不能正常开还不明确,“有点担心不能正常营业,不行就让孩子放学一个人待在家吧,可放学怎么接又是问题。”

袁女士儿子上高三,3月底开学后学校每天实行配餐,到了非毕业班也开学,学校就不再每天配餐了,本来说好开始去托管班,“娃觉得在学校也是同学们在一起吃饭,去托管班也一样。”本来打算放好了又临时接到通知,有可能开不了了,她原计划和托管班商量一下中午做盒饭送到学校门口给孩子,好在后来托管班正常营业了,也解决了她的担心。

另一位妈妈就比较烦恼了,孩子就读的小学不配餐,学校也提前通知家长尽量不选择在外吃饭。小学生不比初高中生,一天接送要四趟,之前孩子上午托,现在只能麻烦父母中午接送孩子,“多亏他们还能开车接送,要是碰到有老人行动不便,或者没在身边确实困难。”这位妈妈说,没有办法,困难对大家都是一样的,先各自想办法克服吧。

政策:兰州规定暂缓省内也有地方明确

查询相关资料,根据2019年发布的《关于西安市2019年春季中小学生校外托餐场所(小饭桌)登记备案名录》,西安全市登记备案公示的“小饭桌”共4493家。随着学生开学复课,还不能找到西安市明确暂缓小饭桌营业的通知。记者走访中,西安多位小饭桌经营者表示,没有接到哪个部门明确通知不能恢复营业,在高新一小附近经营小饭桌七八年的赵先生表示,他曾咨询辖区食药部门,但是对方没有明确告诉他什么时候可以营业,也没有告诉他不能营业。

4月17日,杨陵区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《关于暂缓小饭桌等行业恢复营业的通知》,称参照全省各地防控要求,目前均未恢复小饭桌、婚宴接待等正常营业。尤其是近日,汉中市某酒店发生私自接待婚宴被有关部门顶格处罚事件,故现阶段暂缓小饭桌等行业恢复。

4月9日,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卫健局明确,中小学开学后暂缓辖区所有校外托护点(小饭桌)经营活动,待疫情形势好转后另行通知,广大学生及家长需自行安排好学生就餐和休息方式。与此同时,兰州市场监管、教育、卫生健康等部门将开展校外托护点(“小饭桌”)专项检查,擅自从事经营活动的将依法严肃处理。

学校:有原先无食堂学校开始配餐

去年7月,山东省教育厅等4部门印发《山东省学生营养健康与学校食品安全提升实施意见》的通知。提出2020年底前,基本解决中小学生集中就餐需求,这意味着山东的中小学生,将告别小饭桌。现实情况是,不是所有学校都有能力解决所有学生的集中就餐问题,小饭桌作为解决学生午晚餐、午休的补充,目前还是不可缺少的。

西安市一位小学校长表示,他们收到教育局下发的文件,要求学校解决困难学生配餐问题,这学期开学后在疫情没有结束前,会给无法解决午餐的学生配餐。

4月20日,西安市初中高中非毕业年级开学复课,开学首日,53中副校长表示,他们学校本身没有食堂,但开学后他们统计发现,846名学生有423人有在学校就餐的需求,就开始为学生配餐,找到了有配送资质的单位每日为学生配餐。这种做法或许也值得其他学校借鉴。

建议:有家长希望能否让有条件的先开放

返校复课是一项系统工作,不是孤立环节,“上游有需求、下游有供应”,所以有中学周边的小饭桌有的已经开始经营。不能回避的是,小饭桌经营场所多数在小区单元房内,面积不大,吃饭人多休息用架子床,空间不大,人员聚集,还有的小饭桌经营场所通风并不太好,做好防疫措施必不可少。

疫情得到控制后,各行各业都在有序复产,小饭桌因为人员聚集被有的地方叫停,但需求还是刚需,孩子在东郊一所中学上学的初一家长张先生建议,能不能让相关监管部门进行检查验收,允许防疫物资储备充分、卫生条件良好、能够满足防疫要求的“小饭桌”正常营业。“学校鼓励最好不去托管班,之前上的托管班也没有营业,我俩没法接送孩子做午饭,现在中午只能让他去学校外面的餐馆吃饭。”要么学校就得想办法解决学生中午吃饭的问题,如果学校无力解决,那就得借助托管班解决家长难题。

因为自己孩子上学没有地方吃饭,后来专门经营小饭桌的一位女士表示,如果让监管的行政部门说不让营业,不少孩子确实没地去,但让主管部门说可以营业,万一又出现问题谁来担责,自己开始营业了也很担心,都很矛盾,就像家长一样,没开学天天盼望开学,一开学又担心防疫是不是过关。现在没有明确的政策,她就先走一步看一步。

华商报记者李婧

华商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